加载中…
个人资料
莫不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890
  • 关注人气: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小说】被爱的永远天真

(2019-09-26 11:52:49)
标签:

小说

情感



一、

 

周末,夏琦回家和父母吃饭的时候,讲了前两天同事张姐要给她介绍结婚对象的事。她本是当做笑话来讲的。因为张姐所提之事,不是为了爱情而结婚,甚至不是为了结婚而结婚。张姐的原话是这样的:他们家就要拆迁了!你跟他扯个结婚证,能过到一起就过,不能过到一起就离,反正他们家说了,分给你的那部分钱绝不会寒酸。

 

但她没有料到,父母竟然对她说可以先答应下来!尤其是她妈,从自己嫁给一穷二白的她爸一辈子操劳开始讲到如果她一结婚手头就有一笔钱夫家也殷实日子便会好过很多从弟妹两人每年庞大的学费开支讲到如果家庭经济宽裕她以后的孩子就能接受更好的教育从自己脸上的褶子讲到没有哪个女人不爱美如果她有钱不仅不用从事风吹日晒的劳动还能用上各种进口的保养品……

 

夏琦暗笑:怎么以前没觉得眼前的女人这么势利?她想用“庸俗不堪” 这个词的,但毕竟是自己亲妈,又咽了回去。然后便觉跟他们聊天没意思,就说吃饱了,去邻居家串门。

 

刚好这一天,林秀也从广州回来了。她们俩是邻居,是同学,是闺蜜。历来有什么话,在对方面前都藏不住,于是夏琦将这事又向林秀说了一遍,末了还评价她妈见钱眼开。但让夏琦瞠目结舌的是,林秀,居然也说,可以考虑,就当做是一次认识异性的机会好了,谁说通过相亲的方式找到的缘分就不是真爱?

 

周一一上班,张姐就在楼梯口拦住了夏琦,偷偷地将她拉到一旁,问她考虑得怎么样了,然后添油加醋的说,这样的好事,希望她不要错过,但万一她不愿意的话,便只好另找他人,所以速度要快,因为拆迁已是板上钉钉的事。

 

夏琦发出一声冷笑——当然她压住了,笑声很小,只有她自己听见。她以为自己会不假思索脱口而出:那我就不耽误你们了!但她嗫嚅了一会儿,半犹豫半试探地说了一句:可以……可以先见见吗?

 

速度真的很快,当天晚上张姐便安排了见面。夏琦看到伍家华的第一眼,心里便“咯噔”一下,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伍家华内穿一件白衬衫,衣领挺括,外穿烟灰色针织开衫,左手手腕露出半边表盘,下穿略微磨白的牛仔裤,不紧不松不夸张,脚上是深棕系带牛皮手工鞋,车线分明。

 

从上看到下,全是夏琦喜欢的风格。

 

他又头发齐整,面容干净, 没有突出的棱角,也没有格外的圆润,一切就像自然而然的那么随性温和。至于身材,目测比夏琦高十来公分,不胖也不瘦。

 

从头看到脚,都是夏琦中意的样子。

 

夏琦清晰听到脑子里蹦出两个字:完了!只第一眼她就沦陷于这个男人的泥坑。可她浑身燥热的兴奋,她源源不断的激动,明显在提示:这泥坑,我跳了!

 

对于伍家华说的,他根本不屑用这样的方式来获取拆迁款,而是左邻右舍都这么干他父母也逼着他这么干他无法和一个没有感情基础的女人共同生活他和她之间纯粹是种交易之类,夏琦纷纷点头表示同意她想,原来他和她一样,有着骨子里的清高和感情上的洁癖。

 

二、

 

第二次见面,就是在民政局了。登记好之后,伍家华说,他父母非要准备饭菜请她到家里去。于是她就去了。公公婆婆迟早都是要见的。

 

连伍家华也没有想到,这顿在他看来完全是多余的饭,却是三大姑七大婆悉数到齐。一屋子的人说着笑着,围绕着夏琦又多出许多话。夏琦倒是很快融入进来,举止谈吐,皆大方得体,只相处了那么一阵子,却好像早就熟识。在一派喜气洋洋的气氛里,谁也没去注意伍家华的黑脸。

 

饭后,夏琦帮着收拾桌子洗碗扫地,这些活她在家也经常干,熟络得很。她妈告诉她长辈都喜欢勤快能干的女子,她当然得好好表现一番。既然伍家华对自己没有一见钟情,那就先给他身边的人留个好印象。

 

客人渐渐散去。活也干得差不多了。夏琦在一个约摸十八九岁自称是伍家华表妹的女孩带领下,爬上楼梯。女孩说:“我哥可是个学霸哦!带你参观一下他的房间。”

 

第一眼映入眼帘的是书。目光所及之处也都有书的影子。夏琦的手掌摩挲过一排排整整齐齐又高高低低的书,眼睛快速地浏览书名。既有关于电气自动化的专业书籍,也有林清玄的散文金庸的武侠以及木心的诗集,还有网络畅销的三体》、《必然》《时间简史》等等。

 

夏琦嘴里嘀咕着“你哥真是涉猎广泛”,心里却再一次活泛并迅速地沸腾开来。这些年,当别人问她喜欢什么样的男人时,她总是支支吾吾回答不出一个所以然。其实不是害羞,是那个形象明明在她的脑子里行走奔跑蹦蹦跳跳,可她就是无法准确的形容和表达。

 

如果说第一次见面,伍家华的外表与她心里的那个人有百分之八十的契合度,那么现在,伍家华的书架,瞬间让这个比例提升到百分之九十几。如果是在《非诚勿扰》的舞台上,她一定会激动得爆灯。

 

一个外表斯文气质儒雅,集工科男与文艺青年于一身的人,就是夏琦梦中情人的终极人设。

 

当她微颤着手想抽出一本《霍乱时期的爱情》时,忽然听见一个声音喊到:“不要乱翻我的东西!”表妹连忙走到门口,拉着伍家华的手臂撒着娇:“人家想看看书嘛!”夏琦看到伍家华面露愠色,一时半会竟不知如何开口。但听得他又说:“你要看便看,但你不能让外人进来。”“外人”二字标了重音,夏琦感到那余音像箭一般射向自己。

 

她马上放好了书,走出房间,下了楼。她在心里自言自语:有洁癖的人大多有强迫症。她能理解。她相信还有一种感情叫日久生情,到了那一天,这里的书她想怎么翻就怎么翻。

 

接下来的日子里,夏琦常常以各种理由被叫去伍家华家或者伍家华的亲戚家吃饭,小到自家种的黄瓜今年第一次上餐桌、大舅家买了一台新电视、小姨家的宠物狗生下了三只幼崽……请她吃饭是真,借机接近和考察更真。她从小便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她懂得很,也知道如何讨巧。爱屋及乌,她对这些亲戚们也热情得很。唯一令她尴尬的是被问到婚期,不过婆婆总会来解围,说:“快了!快了!”

 

伍家华只不得已的陪过两次,之后便以工作忙为由,不再做这些“妇人之事”。

 

林秀寄回来一整箱鲜荔枝,夏琦想着送一些到公公婆婆那边去。俗话说,吃人嘴短,伍家华听别人讲她的好话讲多了,自然也会念着她的好。

 

下了班赶到目的地,天已经擦黑。夏琦正准备进门,却听到窗户内传来争吵声。

 

“你以为拆迁的钱这么好到手的啊?村头老王家早两天来人审查了,没有看到新媳妇人影,听说还有些麻烦。你们才领了个结婚证,法律上的不够说服力,必须还要有事实上的!”这是公公的声音。

 

“是啊!是啊!况且人家小姑娘长得眉清目秀的,勤快,又孝敬长辈,很好的嘛!”婆婆已经向着夏琦了。

 

为了结婚证这个事,采薇已经对我疑心很重了,再摆个宴席,不是告诉她我确确实实结婚了吗?”伍家华有些怒不可遏。

 

“那个什么薇的,若是看上了你,怎么就不能先和你把证扯了?还省得我们去找别人。人家根本没打算跟你,谈了三四年了,请她来家里吃顿饭都请不动。她要真是天上的仙女,咱家可高攀不起!”老爷子又发话了。

 

“家华,反正已经扯了证了,也不在乎多个酒席。反而如果因为不是事实婚姻而得不到补偿款,那前面的不都白忙活了!

 

“你们都安排好了,还来问我做什么?”伍家华冲出门,不偏不倚,撞到了夏琦,夏琦手上的荔枝散落了一地......

 

三、

 

这场婚礼,算不上豪华,但也周正。该有的礼数,该走的流程,一个都不少,夏琦的父母提出的要求也得到了满足。最重要的是,全世界都知道他们结婚了。

 

宾客散尽,洞房花烛。

 

夏琦看着躺在床上的伍家华,虽然酩酊大醉,但脸仍然俊秀,加上一点虚弱无力的感觉,使夏琦恨不得将自己女性的温柔特质发挥到极致,以便让这个男人舒服些再舒服些。

 

她是他的妻,却是第一次有这样的机会面对面零距离。夏琦的手指轻轻滑过伍家华的脸庞,然后将头贴在他的胸膛,听得他的心跳噗通噗通,铿锵有力,分明是一个有血有肉有灵魂的鲜活生命,只是对自己,至今没有一丝温存。

 

夏琦的心里住着一个男神,可男神的心里,住着一个女神啊!她通过非正常的途径得以与男神有了一个重要的仪式,这仪式却令男神与他的女神愈行愈远。

 

婚礼的前一天,她问林秀,值得吗?林秀说,如果你不爱他,值不值得都没有意义,如果你爱他,为什么不去试试?

 

她问她妈,就这样带着心结嫁了?妈妈说,男人都是这样,头两年还惦记初恋前女友什么的,日子久了,尤其是孩子一落地,跟谁过不是过?

 

她问公婆,这样做是否不妥?公婆说,你放心,你是好姑娘,以后你就是我们的女儿,我们肯定站在你这边。

 

夏琦帮伍家华解下领带,脱了西服,盖上了大红的鸳鸯被,退到沙发上。

 

她没有指望云雨之欢。且不说伍家华醉得一塌糊涂,就算清醒,他也不可能短时间内与她同床共枕,这一点她明白得很。

 

一个睡床,一个睡沙发的日子转眼过去小半年,奇怪的是,拆迁款还没有下文,夏琦却开始被催生。

 

除非是不得不说的话,否则伍家华没有一句多余。只在某天晚上睡觉前,开了个玩笑:没想到我还能演一回余则成,你还能演一回翠平。

 

夏琦苦笑,心里想起的却是另一霸屏剧中的台词:等了一辈子,恨了一辈子,怨了一辈子,想了一辈子,可依然感激上苍,让我有这个可等、可恨、可怨、可想的人……她时常想,这是否在预言她的结局。

 

不,不,不!这不该是她的生活!

 

至少,公婆履行了承诺,一日三餐都有她爱吃的菜,她的衣服婆婆帮着洗了晾了还叠好,她一动手做家务婆婆就习惯性地抢过她的工具,回娘家的时候又总让她多带些礼物……

 

她想,这是在激励她去赢得伍家华的心吗?她于是慢慢地,把伍家华伺候得很好。一瞅见他的碗空了便马上起身添饭,一瞅见他准备上楼就马上端来洗脚水,一瞅见他满脸倦容就马上递来一杯茶……也慢慢地习惯了做一个面和心善的媳妇,公公婆婆的大病小痛都是她在医院陪同……小姑把两熊孩子往娘家一扔便去棋牌室奋战通宵是她给俩人喂饭洗澡哄着睡觉……邻居家的鸡不见了她也帮着到处找……

 

四、

 

许是伍家华终于有所感动,竟然破天荒地要带她去参加同学聚会。为此,她特地逛了一趟商场,置办了一身行头。

 

直到走入富丽堂皇的酒店大堂,夏琦才试探着去挽了伍家华的手臂,伍家华没有抗拒,也没有靠近。

 

进了包厢,夏琦立刻感到自惭形秽。在坐的人,论外在,论谈吐,都与自己不是同一类人。莫非他们就是传说中的的上流社会?她向伍家华发出求救的目光,却发现伍家华的视线落在对面的女子身上。

 

优雅复古的盘发,精细到每一根睫毛的妆容,还有那份谈笑风生的自信与自如,都是电影里名门闺秀的模样。当女子起身,那一袭纯白斜肩及地长裙,将她玲珑有致的曲线展现得淋漓尽致,发出的光芒,足以照亮整个包厢,也瞬间照亮了所有人的眼睛。

 

夏琦触电般得到一个十分肯定的答案:这便是伍家华心中的女神。

 

她开始揣测伍家华带她来的目的,她又竭力控制着不去想。她在激烈的思想斗争中,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跟随人群又来到了盘丝洞一般的KTV。

 

她听到身边的人扯着嗓子谈风投期货基金什么的,她连皮毛都不懂。别人也完全没当她存在。她甚是无趣的推门而出,来到了洗手间。

 

不多久,女神和另外一个同学也进来了。女神就是女神,连走路的声音都与众不同。强烈的自卑作祟,夏琦躲在隔间里摒声凝气,生怕一出去就和她们打了照面。

 

没想到女神和同学会聊到伍家华。而且她们好像也并不怎么喜欢盘丝洞的气氛,在这洗手间里呆了十来分钟,也聊了十来分钟。

 

夜已深。

 

新房还是新房。大红的囍字还没有淡褪它的颜色。家具仍然有着闪亮的光泽。

 

夏琦坐在沙发的这一端,伍家华坐在沙发的那一端,中间隔着的茶几,突然有了谈判桌的严肃与冷峻。

 

伍家华说:“从一开始,我就表明我和你只是交易。我知道,我爸妈一心想假戏真做,但没想到你立场不坚定。不过也能理解,拆迁款是你们一辈子也赚不来的巨款。但是你看到了,采薇,采薇那样的才是我喜欢的女人。你就别在幻想了,等钱一下来,我们就散

 

夏琦不作声,默默地掏出手机,缓缓地按下录音播放键。女神傲娇的声音在房间里弥漫开来。

 

“……除了长得入眼以外好像并没有其他哎!现在找了个视钱如命的俗气女人,嘴上说着不是他的本意,我看倒还挺般配的。不过有钱限制了我的想象力,一两百万拆迁款算什么呀,我爸随便一个子公司注册资金都不止这个数……”

 

伍家华“腾”地站起,指着夏琦,惊慌失措但强作镇定:“你……你从哪里弄的?你在哪里找的人做的声音处理?

 

夏琦不答只让录音继续。她本觉得自己低人一等,战战兢兢地只盼着女神和那同学早点离开洗手间,盼着这聚会早点结束她早点回家。但表面上正直正派正经的女神,口里吐出来的话却越来越让她难受。她心中的男神,在女神的眼里,简直不如一条狗。也许伍家华知道真相后会有新的认识呢?她这才偷偷地按下录音键。

 

“……你知道最可笑的是什么吗?我和罗密欧先生约会的时候,怎么会想理他啊,我便对他说,我正在看书,不想被打扰。书名是网上临时找的,没想到他全当真了!还说为了跟我思想保持一致,每一本都精读。有一次他将他的书架发到朋友圈说什么最爱的你最爱的书之类,我差点憋出内伤……”

 

伍家华面红耳赤,怒目圆睁,喉结处起伏得厉害,发出咯嘣咯嘣的声响。

 

他冲过来要抢夏琦的手机,夏琦不让,护在身后,他便扑到夏琦身上,嘴里骂骂咧咧。夏琦双手紧攥手机,愈发拼了命的不依不饶。两人扭打起来,打了茶几上的玻璃杯,打掉了沙发拐角处的花瓶。

 

伍家华气喘吁吁的一个瞬间,夏琦奋力一蹬腿,正中他的胸口。他突然停止了对手机的争夺,反而发了疯似的撕扯夏琦的衣服。被彻底激怒的男人,犹如洪水猛兽,守无可守,挡无可挡。

 

夏琦无数次想象过和伍家华肌肤相亲的时刻。她以为只要过了这一刻,她便赢得了他的心,她与他便能像婚礼上众人送上的祝福那般,白头偕老,永浴爱河。

 

但万万没有料到,伍家华是在这种情况下接近了她,并且狠狠地将她从沙发上拖到地板上,碎玻璃渣子扎得她的后背火辣辣地疼,她忍不住叫喊起来。

 

伍家华听到她的嘶吼,更加粗暴起来,狂呼:“这就是你想要的!这就是你想要的……

 

第二天一早,夏琦带着一身伤痛睡得迷迷糊糊,伍家华把她从被子里揪出来,递给她两片药丸,一直看着她咽下去才离开。

 

夏琦在与林秀的电话中长时间呜咽,她说从那以后伍家华便经常折磨她,完事后吞药丸也是必不可少的项目。

 

林秀惊呼:他以为他是皇帝啊!动不动就赐加了料的坐胎药?

 

夏琦知道接下来林秀会劝她离开伍家华,她没等林秀开口,就抢着强颜欢笑:夜里动静太大,她婆婆以为不久之后就能抱孙子,于是早餐都给她送到床边,更加什么活儿也不让她干了,甚至劝她把工作也辞了。

 

林秀也知道,夏琦目前的处境是骑虎难下。娘家那边的,都说夏琦嫁得好,丈夫一表人才,公婆通情达理,还马上有一大笔让人眼红的钱。她可以马上离婚,伍家华肯定签字,但是她什么得不到不说,她的父母必定遭受各种难堪。她也可以离得远点,比如说到林秀这边呆上一段时间,可她心里竟然有一丝不舍。而她不离婚也不离开,就更让伍家华以为,她就是为了钱,她得紧盯着拆迁款的动向,因而更加轻视她。

 

五、

 

当然,人后一套,人前一套,面子问题很重要。这一年春节期间,他们在亲戚朋友的眼里,恩爱有加。喜洋洋的气氛让夏琦暂时忘掉了痛苦,似乎也让伍家华放松了警惕。

 

那晚回家,伍家华明显有些醉了。他爬上床,与夏琦亲热,居然温柔得很。并且,事后没有赐药。

 

他突然觉得她好了?他想好好和她过日子了?还是在酒精的作用下,他把她幻化成了女神采薇?夏琦不知道该喜悦还是该忧伤。

 

随后不久,一直紧张夏琦肚子的婆婆发现了端倪,从此跑上跑下忙前忙后更胜之前。夏琦独自去看了医生。确定消息后一阵慌乱,静下来之后,像绝大多数母亲那样,她决定留下这个孩子,哪怕有一天会和伍家华分裂,她也要凭一己之力将孩子抚养长大。

 

她要婆婆陪她睡,老太太自然明白她的用意,当晚就找了个借口把伍家华赶到书房去了。

 

这段时间,夏琦和伍家华又恢复到了以前的平静,仿佛夏琦还盼着在这平静中生出一些情分,仿佛伍家华一心以为拆迁款一兑现他就不必再忍受这平静。夏琦有时会想,也可以不瞒着他吧?他自己做过的事,他知道的呀!但有了前车之鉴,夏琦还是欲言又止。

 

到了四个月,想瞒都快瞒不住了。夏琦跟婆婆商量,要不晚上主动告诉他吧!婆婆说:“我一开始就觉得可以告诉他的,自己的亲骨肉呢!”

 

到了晚上,夏琦一个人睡。伍家华回来得很晚,具体几点夏琦不知道,只知道窗帘缝里透进些微弱的白光来。

 

伍家华没有开灯,在梳妆凳上僵硬地坐着。手中点燃的过滤嘴,飘出缕缕青烟,烟头的红光忽明忽暗。夏琦是被这刺鼻的味道呛醒的。

 

她打开床头灯,看到伍家华一脸颓丧,一双眼睛黯然耷拉着。她谨慎地凑近一点,问怎么了。

 

伍家华沉默了半晌,有气无力地,更像是自言自语地答:“高速公路改道了,工业园也跟着改址了,拆迁款没有了。”

 

夏琦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个样子的伍家华,她放松了警惕,握住他的手,试着给他安慰:“没有关系,你还有我,还有我们的孩子……”

 

话音未落,伍家华一秒变咆哮模式:“孩子?孩子?钱没了,你不甘心?就用孩子来绑住我?”

 

夏琦连忙解释:“不是这样的,孩子已经四个月了……”

 

“你早就计划好了,要赖上我一辈子!你就是看不得我和采薇好!有了孩子,采薇便会永远瞧不起我,我和她再也没有可能!你起来,去把这孩子弄掉!”伍家华升级进入疯狂模式,手脚并用,要把夏琦从床上拽下来。

 

夏琦只差跪着求他了:“不是这样的!不管有没有钱,不管你心里有没有别人,我都想和你带着孩子好好过日子……”

 

伍家华根本听不进去,他高大强壮又使蛮力,夏琦本不是他的对手,又一心只护着肚子,没多久便被他拉扯到了楼梯口。

 

只穿单薄睡衣光着脚的夏琦紧攥住楼梯边的护栏,拼命叫喊向公婆求救。这一喊激得伍家华丧失了最后的理智,朝着夏琦的腹部猛踢一脚,夏琦发出一声尖叫,滚下楼梯去……

 

六、

 

出院的那一天,伍家华的妈妈几度哽咽,说不了一句完整的话。伍家华的爸爸也是唉声叹气,但总算把他们的意思表达清楚了。伍妈妈还想把夏琦接回家来照顾,但伍爸爸知道不可能了,是伍家对不起她,所以他们塞给她一张卡,告诉她里面有十万块,算是对她的一点补偿。

 

从民政局办完手续出来,夏琦听了一段录音:

 

“……无聊的时候啊,他在身边晃来晃去,送来的饭菜比外卖好吃,袜子洗后带清香,车开得比别人平稳,时不时说个段子什么的,这人啊,用还是好用的,请个保姆还得按月支付工资,但他完全免费,还随叫随到。虽然我不缺那个钱,但不用担心他会烧掉我的房子啊。……谈恋爱?哈哈!稍微给他点甜头他就不会照镜子了,我怎么会和一个浑身上下充满乡土气息的人谈恋爱……”

 

听完后,按了发送,传给了伍家华。在伍家华看来,女神的话,即使充斥着鄙夷不屑,也是美妙动听的吧!

 

然后,她将伍家华所有的联系方式都清除了干净。

 

本来她并未觉得谁对谁错,双方各自为了心里的小九九而盘算,大抵半斤八两吧!虽然她坚持认为自己是为了爱情,但那不也是有所图么?

 

直到失去孩子,她痛不欲生,但又大彻大悟,宛如重生。男人如伍家华,生得比较卑贱,把他捧在手心里的人,他当她是草;把他踩到粪土里的人,他视之如宝。他一再强调他们之间只是交易,但他分明心安理得地接受着甚至是享受着夏琦为他为他们家所做的一切。这样的男人,不要也罢。

 

林秀问:“那张卡你收了没?”

 

夏琦答:“为什么不收那是我应得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周末杂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周末杂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申博在线游戏代理登入 菲律宾申博在线138娱乐 申博游戏登录官网登入 申博正网 申博正网
    vns62.com sun23.com 8sbc.com 883tyc.com xpj44.com
    60sb.com 226tyc.com 70sblive.com sun198.com tyc181.com
    22nsb.com支付宝充值 亚洲城注册最高占成 申博会员登录 sun793.com sb913.com